U乐国际

新职业要成就业“蓄水池”

  笔者在采访这些新职业从业者时,特别好奇他们是如何看待新职业的。


  初入职场的蒋优把新职业看成一块就业“敲门砖”。2020年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复杂,此时新职业就像是一把危中寻机的钥匙。蒋优努力把选择的新职业变成自己的一技之长。周志鹏、黄祖胜则把这个数字化管理师比喻成外挂“器官”,曾经的外部“管理工具”正在成为企业有机体的“新部件”,并给企业带来更多新变化。新的不只是职业,就连行业内部的具体分工也令人耳目一新。


  新职业发展的过程,是我国深化改革、创新发展的缩影,也见证着各行各业发生的巨大变化。几年前,共享经济等新鲜事物仍属凤毛麟角,而今在日常生产生活的各个角落都能找到各种不同新职业、新业态的身影。随着全面深化改革持续推进,分工越来越细,新职业数量的增加自然水到渠成。


  想要新职业这一吸纳就业的“蓄水池”越来越大,必须让更多有意愿从事新职业的劳动力有能力、有渠道参与进来。而在采访中记者也能感受到大家对于新职业的认知还不尽相同。其实,纵深来看,“新”一直是个相对概念,“创新”才是永恒课题。正是由于就业者不断加入到创新队伍中,才使越来越多的工作岗位逐渐演变为新职业。如今新职业发展的蓬勃之势,正折射出职业选择不断多元化、个性化的变化趋势。今天的“非主流”就业选择,有可能就是明天的主流职业。对于新职业,多一份包容,多一份参与,结果也许就会不同。


  面对新职业群体,或许有人担忧所在的传统职业会受到冲击,也有些新职业从业人员会觉得自身发展存在瓶颈。在广大劳动者精准化、个性化就业需求日益增长的背景下,政府部门亟需破解新职业规范发展这个新命题,让从业人员走向正规化、职业化、专业化发展道路,从而实现时代风口和个人成长的良性互动。(经济日报 记者 韩秉志)